机场塔台管制员 春运每人同时指挥十余架飞机

2018-02-21 17:00:58 来源:央广网

  在合肥新桥国际机场航站楼旁,一处68米的水滴形建筑高耸夺目,这里是机场指挥调度塔台,进出港航班起飞或降落的指令都由这里发出。在这里工作的人,都经过层层严格选拔,冷静、严谨是他们最基本的素质,他们操控着最精密的仪器,担负着最重要的责任。

塔台管制员协同作战保障飞机安全

  塔台管制员协同作战保障飞机安全

  80后的王俊俊是新桥机场塔台管制员。为了让飞机安全起降,旅客平安回家过年,王俊俊不得不舍弃小家,从2011年工作至今,在塔台上度过了6个春节。

  飞行员必须听从他们指挥

  春节期间,合肥新桥机场塔台24小时灯火通明。记者通过层层门禁,登上塔台,透过弧形大厅的全景玻璃,机场跑道和停机坪一览无余,不时有飞机从这里起飞、降落,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精妙的弧线。

  王俊俊带上耳麦,移动着进程单,密切关注着雷达屏幕上的光标,熟练地切换中英文给飞机下达指令。

  “空中交警”分为塔台管制员、进近管制员和区域管制员。与地面交通相类似,航班须按规定的航路飞行,飞行员必须听从空中交通管制员的指挥。“机场活动区内,飞机的推出、滑行、起飞和落地都由我们塔台管制员负责,具体来说,指挥工作包括飞机起降时间、高度、速度、排序、间隔等很多方面。”王俊俊告诉记者。

  春节期间,新桥机场进出港的航班数量急剧增加。据王俊俊介绍,春节每天进出港的航班有300多架,平均每人要同时指挥十余架飞机。“每到这个时候,我们调度工作的压力呈爆发性增长。除了要与飞行员沟通,还要同相邻管制单位进行大量协调。”

  王俊俊告诉记者,由于飞机流量大,除最大限度保证安全外,还要考虑地面运营效率,协调多个运行部门缩小飞机间距,让更多飞机可以起飞或降落。

  一天下来水也顾不上喝一口

  “上岗一分钟,安全60秒”是王俊俊和同事们紧绷在心里的一根弦。一次差之毫厘的失误,就可能引起飞机相撞等巨大事故。

  民航安徽空管分局塔台管制室主任张进告诉记者,空管工作必须高度集中精力,值班前,会对管制员的身心状态进行测评。为保证管制员全情投入,执勤时,手机等通讯设备均严禁使用。

  “人工毕竟不是电脑,尤其很多航班号相似,很容易出现失误。” 张进向记者介绍,为保障指挥工作万无一失,对空指挥席位实行双岗制,管制员发出的所有指令都要求飞行员复诵,并仔细监听。

  “每个人都有可能犯错,因而相互间的提醒非常重要。我们像是同一战壕里的兄弟,每个人、每个科室配合作战,彼此相互弥补,将这条安全的保护链锁得更紧。” 张进说。

  根据民航局规定,空中管制员连续指挥时间不能超过2小时,到了规定时间必须换岗。但即使这样,王俊俊和同事经常一天忙下来水也顾不上喝一口。

  王俊俊告诉记者,遇到大雾、阴雨等能见度很低的天气,“神经绷得更紧”,指挥时只能靠机长的位置报告和手上的电子进程单,了解飞行动态,作出判断;飞机延误等待时,管制员并不轻松,有大量的信息通报和协调工作需要他们完成;而在一天飞行结束后,仍要卯足精力,应对各种紧急状况发生。

  “消防车、救护车全在飞机后面追着跑”

  “每一个管制员从学员生涯开始时,都会做飞机失事的噩梦。只有从无数次噩梦中醒来,才能成为一个成熟的管制员。”王俊俊刚实习的时候,也曾做过同样的噩梦。练习中出现的失误让他背负巨大压力,只有从梦中惊醒时才能稍微松口气,“好在只是一场梦。”

  随着经验增加,王俊俊已经很少做噩梦了,而这背后,是无数惊险瞬间的考验和锤炼。

  2012年,一次“风切变”(风的方向或速度突然改变)导致飞机高度突然下降。“当时,两架飞机先后起飞,距离相差不远,突然,后面飞机为克服“风切变”直接拉升,直冲前架飞机而去。形势非常紧张!我们当即调整前架飞机航向,将两架飞机引导开,才避免了一起安全隐患。

  飞机突然侵入跑道怎么处理?大规模飞机临时备降如何调控?这些紧急情况在王俊俊心中演练了无数回。

  2017年,一架从南昌飞往台北的华航飞机单发动机失效,需在合肥备降。由于飞机起飞太久,油料较满,飞机重量太重无法直接落地,在空中盘旋耗油近1小时。

  “重量过沉和单发动机失效都会致使飞机落地时速度偏大,很容易冲出跑道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王俊俊和战友当机立断,提前联系急救、消防等部门,将其安排在跑道尽头。在王俊俊的回忆里,当时的场面有点像美国大片,“飞机落地后,消防车、救护车全都在后面追着它跑。”

  千锤百炼终成钢

  空中指挥工作生死攸关,每一个管制员都经过层层选拔,千锤百炼。“管制员的选拔可以说是百里挑一,全国只有中国民航大学、中国民航飞行学院和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三所院校开设相关专业,而其中能成为管制员的毕业生更是少之又少。”

  王俊俊刚上大学时,读的是经管系。经过一年的迷茫期,他突然意识到,小时候那个指挥飞机的梦想一直放不下。为了追逐梦想,大二时,王俊俊转到了空管专业。“经管学的偏文科,转专业后,飞机性能、飞机导航、空域规划……这些内容都要重新学。”为赶上落下的课程,王俊俊每天泡在图书馆,“感觉像是又经历了一次高考。”

  “大学毕业只是筛选的开始。”张进向记者介绍,空管专业毕业生必须去北京参加入职考试,成绩合格后才有资格去应聘,之后还要达到民用航空3A标准,达到国际民航英语4级。面试时,技术达标外,还要通过严格的身体检查和心里测试。进入相关单位后,还要进行5个月的培训,即4个月模拟机操作及1个月的理论。培训后的实习期需拿到民航局颁发的执照,此外还要进行放单考试,以证明可以独立胜任席位工作。

  “从毕业实习到正式上岗需要一年半左右,最终成为成熟的管制员至少需要两年半时间。” 张进告诉记者。

  团圆是“很奢侈”的想法

  在王俊俊的印象里,过年最重要的便是团圆。阜阳老家离合肥只有两小时车程,但对于王俊俊来说,过年回家却是“很奢侈”的想法。

  “今年不回去过年了。”每年过年,王俊俊都要给爸妈打个电话。“开始时父母还会旁敲侧击地问我,过年回不回来。到了后来,他们也不再问了,只说让我安心工作。”

  年三十的夜晚,万家灯火,炮竹阵阵,这是王俊俊最孤独的时刻。“这么多年我也习惯了,第二天紧接着要上班,也没太多时间伤感。”每年的年夜饭,王俊俊基本都在单位食堂里凑合解决,“过年的时候单位会加餐,吃得也比较丰盛。”

  2014年,当护士的妻子王近近放弃老家有着良好前景的工作机会,顶着家人巨大的压力,跟随王俊俊来到了合肥。“当时我老婆挑工作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能上夜班,方便照顾我和孩子。她来以后,家里的事情从来不用我操心,都是她来做。”

  十月怀胎,本是最需要照顾的时候,因为丈夫工作繁忙,王近近只能自己照顾自己。没有丈夫的陪伴,下班后王近近只能孤独一人,拖着工作后的疲劳买菜、做饭、洗衣服。谈到妻子,王俊俊眼角泛泪,满是愧疚,“我陪老婆做产检也只有两三次,直到她产前住进医院,才匆忙休了几天假。”

  “老公,我肚子不舒服,有点担心宝宝。”一次,王俊俊轮班结束后正要上岗,突然接到妻子打来的电话。王俊俊心里咯噔一下,妻子从不在工作时刻打扰自己,莫不是出了什么大事?来不及多安慰,王俊俊又走上了工作岗位。“当时真的是如坐针毡,但必须强迫自己镇静下来。”

  “没事了,现在已经不疼了。”咬牙撑过下一个轮班,王俊俊打开手机,看到妻子发来的短信,才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  王俊俊不善表达,偶尔也会用行动给妻子制造一些小浪漫。2016年结婚纪念日,王俊俊佯装忘记这个重要的日子,在网上偷偷预定了一束花,给妻子送去。“中午我换班下来的时候,她给我打电话说,你买这么贵的花干什么。但她心里其实很开心,我知道。”

  由于相处时间太少,出生不久的儿子安安总本能地黏着爸爸。王俊俊每次回家,安安都会第一时间放下手里的玩具,扑过来央求爸爸抱;玩耍时,安安都会搬来小板凳,让爸爸坐在一旁陪着;每次看到爸爸出门,原本安静的安安立刻晴转雨,哭闹不止……“我上班都偷偷地走,让老婆把儿子抱到阳台,不能让他看见。”

  今年春节,一家三口还是不能团圆。“我们16个持照管制员,能回家过节的没几个。飞机安全起降,所有乘客平安返乡是我们所有人的新年愿望。”王俊俊说。

  (责任编辑:商兴龙)

报名咨询
  • 学生姓名:
  • 联系手机:
  • 出生日期:
  • 您的问题:
  • 育路帮您择校调剂
    《隐私保障》

在线报名 在线咨询